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j610328 的博客

军人的经历是我一生的骄傲!

 
 
 

日志

 
 
关于我

我在部队工作过的单位:成都市00939部队警卫班,湖南怀化市00934部队修理连,广西隆林00619部队重机连(1985年改编为武警水电一总队五支队六中队)00939部队~~~93支队战友群:497786379

网易考拉推荐

在警卫班度过的快乐与烦恼(原创)  

2009-07-20 17:34:12|  分类: 军旅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警卫班后一直没有什么直接负责的工作,经过张xx首长的事件后不久,贾万凤首长由娥眉的915团平调到支队政治部任副主任(都是正团级),首长的老家是河南清丰县的和我是老乡,他的爱人在成都棉纺一厂工作家也安在那里,老首长为人谦虚和谐可亲,没有做官的一点架子,平心而论我对他只有敬重之心但对他没有畏惧之心,有些人说警卫员是什么事情都要做的,但我感觉首长还是满尊重我的,我平时也就是负责首长办公室的卫生和打开水,首长一般都是在星期天才回他爱人的川棉一厂,  衣服都是自己洗,唯一的一次被我看到了是他的外套的确良军衣没有洗放在办公室办公桌下的洗脸盆里面,我是趁他不在办公室偷偷的拿去洗干净了去。

       警卫班一共是15个人老乡居多,上篇说过关于打击我的上进心的问题在这里对大家谈谈.参军入伍大都是为了向往部队这个大学校,希望进步增长见识或者直白的说是为了能入团入党后升官跳出农门以及能在人生发展轨道上有良好的转机,在老家上学上到高中都没有考虑入团的事情,到了部队环境的转变是人不得不考虑的事情,入团的申请书也是找别人要了一份做参考,大都是照抄了事,后来司令部团支部要发展团员了,但司令部的指标只有一个,当时团小组评议的时候我是第一名,但当时的警卫班的副班长马道云(78湖北籍)是司令部团支部的副书记他看好的是陕西西安郊区的杨小红战友,团小组长郭三虎(79河南新乡籍)力挺的是我,因为我在班里的人缘还是满不错的,工作积极塌实,按说名额只有一个就上报一个团小组评议优秀就的可以了,但警卫班的副班长马道云是司令部团支部的副书记说上报两个人员到团支部,团小组长郭三虎虽然是力挺我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人员上报到司令部团支部后就不是团小组长郭三虎所能左右了的,后果可想而知入团的希望破灭了,也实在是打击了我的一棵积极向上的心情,没有想到的是在部队的人事关系还是这么复杂.当时班里老乡道是不少,和我一起从湖南怀化来的刘宏武、刘小民、赵爱国、张相彩几个人外,在6月份又从云南911团上调了三人,孙为民、梁效东两人进了警卫班,王奇智去了支队的制药厂工作,在工作期间我和刘宏武(田总工程师的警卫员)孙为民(政治部陈主任的警卫员)两位战友结成了深厚的战友情谊,每次在星期一的上午开班务会,都是他们两位战友力挺我,主要就是和班长马强(天津77年,他那个时候已经是正式党员了)副班长马道云争吵,现在具体也回想不起来当时是为什么老是争吵,我们三人合伙也把两位班长大人气的够呛(两位班长不好意思啊,那个时候大家都年轻气盛,不知道你们现在还记恨我吗?希望有一天大家能见面言欢,不知道你们现在可过的好吗?), 在这里也特别感谢两位战友仗义力挺,现在回想起来还是特别的感动,因为平时我怎么努力工作感觉他们也不满意,看他们脸色和眼神能感觉的到,所以也就有了在档案里有说我表现不好的案底这是后话(后来从支队下912团的路途中我们在贵阳旅馆偷看了档案,具体下篇再叙),

       在支队我最大的收获是有了两个铁哥们,直到现在我们都还是经常联系,虽然说我们目前是相隔三地,但地域没有隔断我和孙为民、刘宏武战友们之间的友情,我们时常有电话联系,有时在Q上聊聊天,但他们两位上Q的时间比较少,2005年春天我回老家了一趟,孙为民专程从郑州赶回来,刘宏武从渑池的二七五特意请假回来,总算圆了我们兄弟三人在一起的梦,20多年兄弟三人没有在一起过很是遗憾,但我和他们两人的相互相会到是不少,当天晚上由云南911团的几个战友宴请了我们,记得有雷新民、张宁侠以及西关的几个战友,兄弟几个个酒足饭饱后由长宁侠在在县城的洛宁宾馆开了一个房间(战友张宁侠买的单,在这里表示感谢),我们兄弟三个来了个彻夜长谈,简直是有说不完的话,后来由孙为民提议去找王西警卫班的战友刘小民,大约在凌晨1点左右开车到王西,县城改造把道路改的面目全非我也不认识道路了,车子进了胡同一看是走错了当即调头,谁知道酒喝的多把车开到小水渠沟里出也出不来了,没有办法又打电话给战友杨小安出来拖车,这样他就把刘小民也叫出来了,几个人合力把小面包车推出了小渠沟,五个人开车到县城西花坛买了烧鸡、小菜以及白酒拿到宾馆的房间又开始喝酒,喝了将近两瓶的白酒,他们两人晚上没有喝酒和的多,我们三人少喝了一点,几个战友开心的说着以前战友们的友情,谈着回地方后的一些情况,心情就别提有多激动了,现在回想起来就是用再华丽的语言都没有办法表达当时激动的心情。

     在支队打靶是是两次,半自动步枪和“五四”式手枪,打靶前在支队的大院里练习手枪射击,主要是练习臂力以及手拿手枪时的稳定力,半自动步枪是直接就在靶场射击了的,没有做什么练习主要是条件不许可没有练习场地,大城市里打靶也没有地方,要到双流县的一个山沟里,开车都要跑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中巴车在泥巴路上颠簸着头都晃晕了,手枪是警卫班的战友们先打了,改天才是支队司令部的全部官兵打靶,总体上来说大家的成绩都还可以,在打步枪靶的时候总机班的女战友董秀凤搞出了笑话,我记得当时报靶的是刘宏武,董秀凤连打了五枪都是烧饼(她是近视眼有情可原,当时是带着眼镜打的靶,董大姐看到了别骂我哦),刘宏武每次都是人躲在靶牌下方的沟壕里用小木棍在靶牌上画上一个又一个大大的圆圈,圆圈是代表是零环,本来人家都是带着眼镜打的靶,大家看着都有点好笑,刘宏武用小木棍在靶牌上画上一个又一个大大的圆圈大家可是憋不了都笑出了声,我们过后还给刘宏武说你就不能给人家报一些环数?这样人家多难看,但最后管理科的协理员又给董秀凤了一个优惠,那就是再补5发子弹,虽然说前5发子弹董秀凤有遗憾但因祸得福,这五发子弹可是把我们看的眼热哦。当兵6年总共也就只打靶打了三次,投了一棵手榴弹,再后来部队连枪都收起来了别说打什么靶了,那是81年的事情,据说是兰州的92支队政治部的一个干事因和当地女青年谈恋爱部队不同意,因为部队有规定军人不可以在当地谈恋爱,那个干事迁怒于部队领导,拿警卫班的冲锋枪和他自己的手枪,当天部队开党委会议,他拿枪到会议室开的枪。至此以后上级下文件部队的所有枪子入弹药库,下面团队和连队站岗都是拿木棍子了,说起来真的是好笑但事实确是如此,我们支队警卫班平时值班上岗用的“五四”手枪原来是五发压枪弹,到后来居然只给三发压枪弹了,就这个问题管理科给我们警卫班开通风会议,实际上就是这么定了的,全班战友都一直反对,因为按规定发现有情况需要开枪的时候必须先朝天开两枪警告后才可以直接对人体开枪,那最后也就是说还只剩一颗子弹,大家都说如果开一枪没有击中那手枪还没有一根木棍有威力了,最终大家的意见领导没有采取,我们也只有无奈的接受了领导的决定。

      说一件80年在成都我们师部门口发生的事情:当时我不在现场,听当事战友马远奇(回族)过后讲的,有一天师部机要科科长的一位亲戚来访,当时他的亲戚(年轻人)以为他的亲戚是军官(副团)很牛的样子,门卫马远奇要他的介绍信或证明他不给,几下就炒起来了, 马远奇最后把那个年轻人拖到值班室给打了一顿,后来机要科的科长来了,一听他的亲戚哭诉就火了,但警卫班和他不一个部门不归他管,是副团级也干气没有办法,后来听说是去管理科告了状,这个事情值班门岗是有对有有错,对的是要严格管理,错的是处理方法简单,怎么可以打人呢?后来是当事的战友马远奇给班长批评教育完事!

       在支队过完春节后不久,例行的每一年新兵由下面部队调上来,支队服役一年以上的老兵要下到团里学习一些技术性的工作也要开始了,在没有正式的通知前我就感觉到我自己有可能要下到团里去,心理上也都有了准备,一次我趁着去首长办公室打开水的机会给首长说:我可能在今年要下到团里去了,首长就问我想到那个团(支队共有五个团,四川江油909部队,贵州遵义910部队,云南楚雄911部队,湖南怀化912部队,四川娥眉915部队)?想做什么工作?我的回答是想回到怀化,怀化一是老乡多二912团是基建工程兵的先进团(奖金发的多),想到汽车连开车,首长就说还是做修理好开车不安全,那个时候谁会有做修理而抛弃开车的的想法?就我自己来说是没有这个道理的,开车那个时候在地方上都是吃香的职业,我就说年轻人喜欢开着车到处走走看看好玩,感觉技术上也好学习,最后贾万丰首长说:你想要开车去怀化我没有保障,但你去娥眉913团有保障(因为首长是从娥眉915团政委的位置调上来任支队政治部副主任的),我一想有保障我可以开车,实现我的理想心里可就高兴了,我马上就说同意首长的安排,但是情况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那就是娥眉的915要缩编了,部队缩编汽车连也就不教练了,首长说那你还是回怀化吧.在我找过首长说过关于下团的事情不久,大约也就20天左右吧管理科都有消息了,平时我们吃过晚饭一般都会出去溜达一圈散散步,郭志军连长从912团80年的新兵连上调到支队的军务科当参谋,也就是比我们几个早到支队了不到1个月的时间,他也不是熟悉很多支队机关的人,所以他和我们一起到支队的10位战友一起散步的时候相应的是多一点时间,我们一起散步也说起过下团的事情,那次军务科负责我们下到各个团的人事安排是由王哲参谋负责分配的,当时是把我分到贵州遵义的910团,郭参谋看到了分配名单就叫王哲参谋把我的名字改到了怀化912团,把赵爱国划到了贵州遵义的910团(赵爱国后来也由此因此得福,在910团顺利的进入了汽车连教练),名单的调整郭参谋是打着贾副主任的名义给王参谋说的,但贾副主任也是给郭参谋打了招呼,打着贾副主任的名义话也好说.在离开支队的前一天首长请我去他在成都川棉一厂的家属区的住房,由首长夫人(阿姨)下厨房做了几个小菜,首长开了一瓶卢州大曲酒(那个时候这个已经是好酒了)为我办了一个家庭式的送行酒宴,一个首长为一个小兵饯行是我内心实在的感激,我们二人在碰了第一杯酒后,首长给我了一封他写给912团曲政委的信(内容不知道,因为信是封起来了的)叫我送给曲政委,他说他们是老战友了,都是在93支队组建的时候从61支队调过来的,嘱托我下到团里能开车就开车,开不了车学修理也不错以后就是回到地方会有用处的,要我不管干什么工作都要好好的工作,我也都一一答应了.在这里再次祝愿首长好人长寿平安.写信的还有郭志军连长,他是把信写给了912团军务股的赵喜参谋,当时记得信是这样写的:赵参谋你好,介绍卫合魁郭海耀二人给你,两位同志在支队表现很好,望你帮忙给予他们一个好的工作.再这里也感谢郭连长的大力帮忙.大约记得我们一行五人郭海耀、刘小民(河南洛宁)李志乐(广东东莞)郑全信(西安郊区)在2月16日离开了美丽的成都.我们在成都工作了差一个月就是整整一年的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353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