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j610328 的博客

军人的经历是我一生的骄傲!

 
 
 

日志

 
 
关于我

我在部队工作过的单位:成都市00939部队警卫班,湖南怀化市00934部队修理连,广西隆林00619部队重机连(1985年改编为武警水电一总队五支队六中队)00939部队~~~93支队战友群:497786379

网易考拉推荐

九一二团大摆乌龙阵、苦了支队来的老爷兵(原创)  

2009-07-22 16:37:38|  分类: 军旅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一行五人在团部招待所住下后的第二天早上,我也按时的早早起来在团部的招待所吃了早餐,第一件事先送一封信,信是支队政治部贾副主任让我带给912团政委曲明显的,这个封信的内容是关于安排我工作的信件,当天因为曲政委脚脖子给歪了不能上班而在家里休息,我就直接到了他的家里,曲政委住的是团部家属楼,记得是二单元二楼,我到了他的家门口敲了几下门,曲政委拄着拐杖来开的门,我先自报家门说明来意递上信件,曲政委看了信件后也没有说什么就面带微笑去打电话了,当他在打电话的时候我就给他打招呼告别走了,我感觉是我一个小兵再留在那里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了,因为贾副主任告诉过我说他和曲明显政委两人是老战友了,在93支队组建的时候他两人都是从61支队调过来的,又都是河南的老乡(曲明显政委是我一个县的老乡)我心里感觉这次去汽车连教练是没有问题的了.

       离开曲政委的家我又马上到团部办公楼军务股找到了赵喜参谋把郭志军参谋的信件交到了赵参谋的手里,心里是乐滋滋的离开团部回到招待所,回去后有人告诉我说下午到团部司令部会议室开会分配工作.下午二点我们五人准时到了团部办公楼三楼的司令部会议室,由吴参谋陪同崔副参谋长来到了会议室,说了两句开场白就由吴参谋照着一张信笺纸上早就写好的工作分配单位念给我们听,我们具体分配到哪个连队现在也记不清楚了,但六人(当时支队还有一个在支队招待所79年西安兵高占军,因要交接工作没有和我们五人一起下来,他到团里已经是3月份了的,单独分配他到了汽车连汽修班工作)都是到钻探连队,这个是大家公认的团里最差的工种了,大伙一听可都晕了简直是跌破了眼镜,我可是比别人晕的更厉害,因为我在支队的时候贾副主任告诉过我,支队在开党委扩大会议(各个团的团长都在支队开会)上刘鸿春支队长在会议上讲话还专门提说了我们下团的事情,大意是这么说的:最近支队有一批在机关服务有的是一年有的是两年的同志,希望各团要安排好他们下去的工作,尽量满足他们对工作的要求!到现在居然是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大家都是群情激愤,心里老大的不高兴,但也只有默然散去,在回招待的路上大家你一言他一语的说起来了,总的来说团里这样分配大家心里不服,怎么会一刀切的分配?如果不是一刀切的分配大家从理性上说还是能接受的,回到招待所后大家一直决定不听从这次分配,这个胆量也是人家说的机关兵都是老爷兵(老爷兵一般是下面连队士兵对机关兵的戏称)的来由,大家都是从大首长身边出来的,还怕团里的小芝麻官?特别是我和李子乐郑全信都是从警卫班出来的心里就没有怕的那个字的感觉,过了不久各个营连的通信员都到了团部的招待所按团部军务股分配的人员名单要接我们到各个具体的单位,当时记得是这样给来的战友表白的,我们不去你们的连队不是给你们过意不去,希望大家谅解!下面连队的战友一看这个架势就都散了去,随后我们五人也是倍感郁闷,大家都是不约而同的是压床板上床睡觉,死一般的宁静一句话也没有人说,大家都在想心思,大约过了30分钟的样子吧,我听到有人进了房间,我用手揭开被子(当时睡觉是被子把脸盖了起来的)看了一眼看到的是吴参谋和崔副参谋长进来了,我就又把被子把脸盖了起来,吴参谋还过来拉开了我的被子,但我的表示也只是把眼睛睁开了一下,房间没有人说话,只听到吴参谋说:你们这次不听从组织上的分配要后果自负!说完片刻后大家还是没有人说话,沉默就是无言的抗议, 吴参谋和崔副参谋长二人看来也是没有什么好的招数,只有恐吓般的撂下了这个话走人了事.过后大家分析应该是那帮接人的战友给军务股汇报了, 吴参谋和崔副参谋长才到我们的住处.大家一直决定不能退缩一定要坚持到底,不想这个坚持到底使我们在招待所住上了整整10天,过后想想也是荒唐搞笑,在部队居然还可以罢工的,这在当时应该是912团的一大新闻了!

晚上老乡们听说了都跑了看我们,心里也是莫大的安慰,当天晚上10点有坐火车回支队的工作组,是计划科的初学明(73年商丘籍)参谋,因为他是从云南楚雄911团过来的,在912工作完了后马上就回支队了的,我们五人决定要给支队的首长写一封信,信是我执笔写的大意是:   支队长您好,我们是刚从支队下团的五位战士,因为912团给我们分配的工作不公平,所以我们五个人联名写信给您,大家在支队的表现也可能有一些差别,但工作分配把我们全部分配到钻探连队我们实在是想不通,我们已经拒绝了这次分配,现在住在团部招待所 ,最后是我们 五人的签名。我们五人当时敢给支队的领导写信也是也分析了这次分配工作情况的,团里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当时团里主持工作的只有两位副参谋长,团长在支队开会,政委在家养伤,参谋长带了一个副政委去看望在武汉住院的一个副政委)他们这么做实际上是不给支队领导的面子而不是为难我们。第二天的早上大家睡觉起床起的晚了点,到招待所吃饭就没有饭吃了,大家就商议到市里面去饭馆找饭吃,刚走到团部办公大楼下的蓝球场边,碰到了吴参谋和崔副参谋长,崔副参谋长就问我们去那里?大家回答是招待所没有饭吃了要到街上去吃饭,崔副参谋长马上就给 吴参谋说你马上去招待所安排他们几个人的饭菜,怎么可以没有饭吃?我们几个人也没有理会他说的话自顾自的扬长而去了,出了团部大门走小到到市区榆树湾大约用了20分钟,记得是吃了面条,在大街上转悠了一会看了一场电影就回来了,接下来的8天一切正常,什么消息也没有,军务股也没有人来找我们,好像我们是不属于任何部门管了,部队都是有严格的纪律,外出营房是按小时请假的,那十天虽然说内心十分的郁闷,但当兵期间这样散漫的情况以及时间由我们自己来支配也算是爽了一把,算是苦中取乐!一直到我们到912团的第9天的晚上,我的老乡总机班的赵福星悄悄的来告诉我们,军务股今天下午给支队军务科打电话了,团长周土山也回到团里了,看来明天你们的工作有戏。他说打电话的大意是:团吴参谋说:支队下到团里的几位同志分配了工作但不服从分配,也不去新的单位报到。支队王参谋说:那你们要给他们做思想工作。 总的来说是支队军务科给了团里军务股一个软钉子吃.

 第十天的早饭后吴参谋就来招待所通知我们,说上午十点大家到团部三楼司令部会议室开会,十点大家怀着复杂的心情到了团部三楼司令部会议室 ,稍等片刻周土山团长和吴参谋二人一起来到了会议室,周团长说今天叫大家来不说大家也明白,那就是把大家的工作重新分配一下,吴参谋给你们每人发一张信纸,你们每人可以填两个单位,填写好后先出去,我是填写了两个,第一是汽车连,第二个是修理连。最后问过大家都是这样填写的,但只有郑全信(副支队长的警卫员)在支队机关 服务了两年心里很是郁闷,填写时只填写了一个单位那就是汽车连,为这个我们出来后吴参谋还给郑全信做了好半天的工作,最后是吴参谋答应他一定会安排他到修理连汽车班。过了几分钟后吴参谋喊我们进去宣布了重新分配的结果是:李子乐汽车连,我们其余四人全部去修理连,李子乐一听到汽车连高高兴兴的走了,我们几个没有达到去汽车连的目的心有不甘,在回招待所的路上我提议大家团结一直继续不服从分配,五个人走了一个人,我的老乡刘小民说我们上次没有听从分配都没有处理我们,这次要是再不听从分配肯定是要挨处分的了,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继续坚持下去的决心了。中午吃过饭就叫招待所的招待员徐永民打开了招待所的首长房间,那里有电话可以打的,我先给修理连的通信员鹏飞(我高中的同学)问我们到修理连的具体工作是怎么分配的工种?鹏飞回答的是目前连队首长还没有研究人员分配的事项,下午上班修理连关于我们四人的分配有了结果,鹏飞很快就打过来了电话,告诉我说我是被分配到了电工班,刘小民到一班钻机修理班(后来因为不满意被分配到钻机修理班,又打电话给支队李田耕参谋长给调换到一营物探四连)郭海耀到二班柴油机班郑全信到五班汽车修理。我心想电工班也还算实用,就走着再看吧。《这里有一个小插曲,也是我自己心里打的小九九,我下团前在支队参加了水文指挥部(军级单位)的军校考试,也就是相当于现在的中专学历,这个学历当时在部队对提干的作用不大,所以我也没有放在心上,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到是想去上学了,但当时是否录取还不知道,后来到了修理连后由贾万丰副主任给我来信说去训练科查看了我的考试成绩离录取线查12分,没有珍惜的这个学历到后来还是吃了他的亏,致使我无缘于加入军官的行列,这个在以后的文章里再叙述》.接着修理连就来人帮我们提背包什么的一起到了修理连,再交由各班长安排工作。

后来知道的关于这次分配的一点花絮:我的信件当时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曲明显的作用后来看也是没有帮我 办到实事,做为一个团的政委这个事情居然都办不了也是可悲,不知道他后来怎么面对贾副主任了)团军务股第一次的分配方案是我和李子乐(原是贵州遵义910团,在新兵连结束后已经分配到车教练排,后因为暂时没有汽车教练被抽调到支队警卫班,他是李建陆副参谋长的警卫员,李建陆副参谋长也给他写了一封信带给曲明显.),其他几位去修理连的,军务股把方案上报到当时在部队主持工作的两位副参谋长后才有了第一次的变故,据说两位副参谋长也是借此次支队人员下团分配工作之际出口内心的闷气(但他们的内斗却是伤及了我们几位无辜,使我们成了内斗的牺牲品),因为他们二位一直以来在正营位置上呆了多年,提又提不上去转业有不给转业。

 第二年初学明计划科的工作组又来912团了,我和郭海耀去招待所看望了他,他也说起了他带信回去后的情况,初学明说话的大意是:我回到支队后的第二天一上班,先到的是刘鸿春支队长的办公室,把信交给了刘鸿春支队长看完后,支队长的脸色就已经变了,叫我把信件拿到李田耕参谋长办公室,李田耕看过后就交由支队军务科处理了,但支队军务科感觉是上级部门,不方便打电话指导下面人员分配的工作,况且是知道我们已经拒绝了团军务股的分配,912团军务股早晚是要打电话上来的。

最近郭志军参谋(当时在支队军务科工作)也叙述了说当时这个事情对支队的影响很大,支队领导相当的不满意,在支队党委扩大会议上说的话(布置的工作)居然当儿戏,上调到支队的兵员都是在新兵连表现最优秀的士兵,说这样以后那还有人愿意再到支队工作?当年一同下到云南楚雄911团贵州遵义910团支队的所有人员几乎100%都是分配到了汽车连队!

 

  评论这张
 
阅读(107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